冬夜的教室

2021.11.20 SAT

晚上的品A,灯火通明。送风口来了暖气,8点一刻,我有些疲惫了,起身活动。

想着要在走廊上通通气,便倚在栏杆上,花园里的银杏和香樟分不清,已是黑影。空气中的寒冷刺激着脑皮,就像针灸一样刺入,将我吸入回忆的黑洞里:

一年前,是2020。

西溪的综合楼也是这样灯火通明,和别处的五光十色一起贡献着杭城的繁华。晚自习九点二十下课,十五分钟的休息后要参加延熄。努力的同学回去隔壁刷题,我就喜欢靠在书包柜上,抠一下上面存着理想的名片——那里有北京,有上海,还有我们当时最“不屑”的浙江。彼时的我志存高远,却又迷茫于斯:知道自己想去哪里,却又想不清为什么想去,要怎么去。

题海的咸水将我浸得浮肿,呛得咳嗽。模糊的双眼只能聚焦于对面的办公室和阅览室,答疑的同学奔走,解惑的老师埋头。黑冬装白灯,白秋服黑影。可我看着,内心却只有一丝丝波澜。

或许还会和同学聊聊嚼了不知道几遍的话题,吸吸食堂刚出锅的关东煮的香气。有人在走廊那头嬉戏,有人在教室桌边调情,而我在寒风里叹气。我彼时不存有太多激情,就是咸鱼,晾在冷风中,被吹走最后一点水汽。

九点三十五,持铃的曾哥准时在那头摇起。走回去,又是五十五分钟的自习。

往复着往复着,这平凡居然循环成了我最深刻的记忆。

虽然感受还是原模原样的,但是穿越只在那一刻,针起,留下我在原处回味。走廊上是我的孤影,朋友们都早已是天涯海角。

我曾经以为我会忘却的。

我忘不掉。

即使我现在没有每周一次的模拟,没有堆积如山的习题,我可以随心所欲,但我忘不掉。

目及日光灯色,肤受寒风之击,它便跨过四千里,穿过三百天,回到我的躯体中来。

敬我的高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