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其实关于这篇文章的题目我还没有想好,先取一个《让子弹飞》里的台词,让它尽量看起来轻松一点吧。

背景

前几天,合肥日报发了一篇文章,叫《江西的红灯与上海的烟花》。

baodao.jpg

大概从昨天开始,我身边一些江西的同学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谈论这件事情。自己的家乡被当众侮辱,还要和上海去高下立判,感觉一定不好受。虽然我们难免会在生活中碰到地域歧视,但以一个媒体的身份去如此“批驳”,实在是不可取。

印象

我过年开车回家的时候,出了浙江就是江西。所以像上饶、鹰潭、景德镇、九江、萍乡这些城市都非常熟悉。之前去衢州,衢州是紧挨着江西的一个浙江城市,觉得那边很能吃辣(不像是浙江人哈哈)。后来想想是有原因的,来四川前我以为四川人最能吃辣,来四川之后我发现貌似是江西人最能吃辣。

当然这都是一些地理上的,谈谈我身边的江西朋友们吧。貌似是女生居多,而且都很优秀。所以这样来我对这个省份的印象还是挺好的。其实吧,到了大学,大家身上的家乡烙印可能就不是那么明显了,也不会说哪里的人就怎么样。尽管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是我们也不应忽视经济发展和网络时代下个人素质和思想的正面提升。况且我们从历史上来看,江西也不少出杰士,革命的起源——南昌,就在江西。

恶心

我说《合肥日报》的行为很恶心,有两大理由。

一、大搞地域歧视

其罪又有二,一是给江西扣上“共同富裕之路上最大的困难”之帽子,二是取江西上饶铅山县和上海迪士尼乐园进行对比。

首先,你说什么叫“最大的困难”吧,困难,就意味着有嫌弃他们拖后腿的意思。可是在共同富裕的大旗下,你要指出某某在拖后腿,就是给别人一种心理上的压力,你一边说:“来,不要担心,我带你。”,一边又说:“你TM倒是快点啊!”当下全面小康的背景下,共同富裕的重难点根本就不是在那些经济条件底下的人民!难道我们不应该想想,这些工薪阶级的同胞们,是如何被那20%的富人压榨的吗?再者,什么是“最大”吧,你就是要把大家都排个序,指名道姓告诉他:“你是最后一名!”我在这里说还要更加需要提升经济的地方也不合理,只是我们知道他们需要改进,那就应该付出实际行动去帮助,而不是坐在编辑部用键盘去破防一个省的同胞。

其次,我们来看看合肥日报想喷的是什么,就是铅山县要管控,交警就在车流量大的时候把全县的红绿灯都亮红了。我也觉得,这或许有些不人性,但难不成你想让带着病毒的人开着车到处乱跑吗?你需要理解当地管理部门在紧急情况下承受了多少压力,更何况后来当地交管部门又恢复了正常交通。

再来看,我想《合肥日报》的小编应该觉得在烟花下做核酸检测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吧。想必这种脑子应该去迪士尼交过很多智商税了。我个人从迪士尼出来以后最大的感觉就是他妈的不人性!这么大的景区,这么贵的门票,连一辆摆渡车都没有!你可以收点钱嘛!哪怕收点?不,他就是要让你排队排得累死,然后走的累死。反正你就算真的排队排着排着死了,他也不用负啥责任。

小编就是想用迪士尼的高效来反衬出铅山交警的不力嘛!的确,上海在这次检测中很高效,值得赞赏。但我看到着其实是动用了比较大的力量的,其中为了转送游客就调了220辆接驳公交车。这可能就是铅山这样一个县城的总公交数了(自我估量),我们讲究要“因地制宜”,一个县城,它可能基础设施是落后一点,那我用政策来弥补,有什么不可取呢?

也就是说,他表面是拿铅山和迪士尼比,其实是拿铅山交警和上海政府比。本来这种不对等就没有任何可比性,他还得再反咬江西省一口,实在是难以理喻。

二、跪舔主义仍存

其实我们看《合肥日报》这种行为表面上是在吹上海,说:“我们把你吹的这么好,你搞经济一定要带上我噢。”但本质上这和“美国的空气更香甜”没有区别,我们常说:“有些人跪的久了,就站不起来了。”对于这种放弃自尊,宁做舔狗的人我们是要保持极大警惕的。他今天可能舔上海,明天可能就舔漂亮国,边舔他还要边恶心你。

说说我自己

江西人民的感受,我是有感同身受的。虽然在浙江,大部分当地人歧视不那么严重;但是也有少部分人身上有很强的戾气。我小学认识一个 ,当时他就喊我叫“外乡人”,各种嘲弄,构成了我童年阴影的90%。那时候我还不及他强壮,因此身体上对抗我也占不到什么优势。对这个人的憎恨到一种什么程度呢?一直到我十几岁的时候,我梦到他都要狠狠在梦里给他几拳。

所以,碰到这种情况,最好的选择就是忽视它,并不要怀疑你的家乡,继续去热爱她。

写在最后

我们看这个越发魔怔的网络世界(可能今天有些人看我也是魔怔人),歪七扭八的价值观横行,很容易让人迷失其中。但《合肥日报》作为合肥市的官媒,如此发言,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有人要故意抹黑,还是他们内部出现了问题。这样一看,《合肥日报》的编辑部需要深入整改,因为这不但是编辑的问题,而且审核上也有纰漏。

最后,希望江西的朋友们不要被此所困扰。祝愿你们发展得越来越好,我们在共同富裕的道路上逐渐走近!

时评

版权属于:admin
作品采用: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2
查看目录

目录

来自 《呸!恶心!——谈合肥日报事件》
评论

本篇文章评论功能已关闭

Zack Wang

Top gear, regret now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