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今晚,10月30日,小成电第一场落下帷幕。

感触还是比较多的,所以尽管还有很多作业要写(明明是根本没写),尽管明天就是盟升杯DDL,尽管有点小感冒我应该早睡,还是想熬夜把这篇文章赶出来。(毕竟也很久没更blog了,写一点人文的内容)

公元前——高中

我这辈子第一次接触辩论,也是高中唯一一次辩论比赛。

选拔

记得当时班主任是Vera Chen,然后就在周二的一次班会,让想打的人上去说说自己对辩题的看法然后投票。我记得当时自己差一点就出局了,主要是因为多一个替补席,于是我就以最低的选票进入了五个人的班队。当时的队友是:Sky,Chy,状元还有毛哥。

然后也不记得怎的,毛哥就被放到替补去了(现在回想起来好想笑哈哈哈哈)。

备赛

当时辩题是:考试是否是检验人才的唯一标准。(好像是这个)当时就抛弃了几个中午的午睡时间,然后听着辩论社的佳雯小姐姐讲她在社团划水看比赛视频得出的经验,简单出了论点,想了想攻防。其实当时很不专业,都不知道这个叫攻防。然后定了下辩位,Sky是一辩,我居然是二辩,Chy在三辩,状元在四辩。当时我们都觉得二三辩是简单的,四辩反而是个难活。现在想想恰好相反。

赛程

然后就莫名其妙的上场了,那是我第一次不在拍照的场合穿正装,还记得那个午后,郭指导在厕所给我们这些憨批系领带。其实到了现在我还是不会系领带,可是郭指导已经不在身边了,于是不再系领带。

补充非常狗血的一点,当时对面是3班,有只yyk(yyk之前是我们班的)。

然后和对方二辩那个女生杀的很凶,后来对面一辩二辩貌似在一起了?挺神奇的。

评委席坐了个庄哥,还有Golden One给我们录像,反正我们也觉得自己很拉,就输了。评委们把最佳辩手给了我,或许是因为我在自由辩时候非常激动,不仅连续站起来两次,而且还是拍着桌子的吧。(陈独秀同学你坐下)

然后(哎呀我怎么用了这么多然后)就没有了,主办方是12班,自然地,12班就是总冠军。

如今当年的朋友们都各奔东西,Chy和状元都在ZJU,可能没碰辩论吧;Sky在HNU学网安,他现在仍是做一辩。虽然想起那场比赛有许多遗憾,但是那是我第一次体验到辩论的快感,也让我们更加珍视高中的那份友谊。

新生——格英杯

后来我来了电子神技大学,外公外婆听了可高兴了,给我爱吃的喜之郎果冻。XD

英才院队

我想想我是怎么认识我们现任队长的。

第一次有印象可能是年管会招新的时候吧,当时去面了俩职——事务和文(hua)建(she)。然后就先去了文建,当时就是她跟熊姐(一个20级一个19级嘛)面试我,然后叽里呱啦问了我几个问题,问我咋办活动啊啥的,其实我哪知道啊,就硬着头皮答了一通,她们好像还挺满意,我记得傅队当时就指着那个面试表问熊姐说:“要不这个就不问了...”之后我就去面事务了,排了好久队,我是最后一个,当时魏导、姜学长共四个人面试我。后来就是杨姐跟我说我被录到事务去了,杨叶去了文建。

之前有去看过他们(呸,应该是我们)辩论赛的招新表演赛,当时先去了那个自闭的校ACM招新,回来时表演赛已经到结辩环节了,于是扫了个二维码加群之后就没干什么,直到那天傅队喊辩论队出来吃饭。

我不记得那天是干了啥了,反正就感觉有点忙不想去,但是吃饭嘛,想了想又去了,于是在经典的素描教室,当时她和果子哥坐第一排。

我和孙委一进去,她问我:“你是不是那个WZY?” 我愣了一下:“嗯。你是?” (略翻白眼):“啊?那天就是我跟另外一个学姐面试你的你不记得了嘛。”

说要表演才艺,我说唱歌行不,他们说:已经有人唱过了。我勉为其难说那我来段带RAP的吧,于是先去厕所冷静了一下,回来就着网易云唱了个See You Again,当时俊硕还录了像,事后我才发现被坑了——那天表演才艺的只有我。

于是就巴拉巴拉听了果子哥有多牛逼,蹭着果子哥的伞去吃了英才院队专属聚餐地点——寻味烤鱼。其实本来是去海底捞的,但是因为人是在太多(加起来20几个),海底捞等很麻烦,就emmmmm...

路上她还提醒我,大概是我破天荒同时加了两个学生组织吧,以后我会很忙。其实现在想来,主要的麻烦还是不在职位,而是一些活动,就比如这周辩论赛和盟升杯撞了我就很恼火。

经典是否应该翻拍

格英杯,顾名思义,就是格拉斯哥学院和英才学院之间的辩(yi)论(lun)赛(you)。

这个小的subsection是我们当时的辩题,我们持正,应该翻拍,辩位从一到四分别是:fsl小哥哥,wjs,ljy小姐姐和我。这是我头一次尝试四辩,从此在耍(tang)帅(pin)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拾。导辩是吴学长和邹学长。

一辩小哥当时还很羞涩,虽然现在也很羞涩。

二辩小哥当时还能说话,但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反正结局就是4:5,因为我们被对面牵着鼻子走了,光拆他们不推我们,这种错误在今天(其实应该是昨天了,因为已过半夜)又犯了一次,很狗血。然后二辩质询和接质很糟。另外我是头一次作四辩,语速爆快。后来和格院的辩手坐了友好交流。

中午去吃饭看到了傅队带的春节那个队,他们下午打,然后呢?也输了,嗨。

国庆集训

友谊赛

这个辩题很无聊:人一出生就知道自己的死亡时间是可喜or可悲。

我们可喜。

但是赢得很爽,具体细节后面补吧。

小成电

门当户对的婚恋观对当代大学生仍未过时

这个辩题,我们打两次,第一次就是这次,反方。

困了,今天再补

门当户对的婚恋观对当代大学生已经过时

情感

版权属于:admin
作品采用: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1
查看目录

目录

来自 《关于我在辩论中的成长》
评论

本篇文章评论功能已关闭
  1. 评论头像
    2021-11-23 回复

    意外碰到辩论的状元来取经啦!

    1. 评论头像
      @硫氯 admin 作者
      2021-11-25 回复

      哇,元哥也还在搞辩论耶!你可以把想法记下,我在更(bu)新(zuo)之(ge)后(zi)也会提醒你哦~

  2. 评论头像
    2021-11-16 回复

    Secure Code is working!!!!

Zack Wang

Top gear, regret now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