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可能成就美,也可能毁灭美。

老子说的!

我对时间的感受,一直都是飘忽不定的:有时候我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有时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也导致我过去对于某些事情,明明坚持了很久,但在最后紧要关头,总是表现失常。有可能曾经对于”努力的人运气都不会差“这类鸡汤的迷信,也可能是长期重复工作后的麻木(对!就是高考!)。但在过去,我还不完全认为是我松懈了;我觉得自己实力也许就这样吧,实际发挥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减损的。但回忆起高三教室里,黑板上的”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又是什么意思?也许原话应该是”乾坤已定,你我皆是牛马“吧!不过人就是这样的,只要有一丝丝希望,即使行情已经一片生机(green),TA仍然会背水一战。虽然了——人在年轻时少不了受骗的。

汇车

今天我开着家里的中古朗逸给父亲送货。下午在洛圣都的道路上为所欲为一番后,这台MT的自吸车就成了我身下的火箭。弹射起步当然不至于,但每次也得到三千转才肯换挡。在历山的国道上,稍微快点倒是无妨的。但走到田间的小路上,就不因再浮躁了事了。在和一辆福克斯汇车的时候,左右都停着车。我当时本着“后到汇车点后让”的心态,不想减速,可谁知对面似乎也是这样想。于是我俩的距离越来越近,出于安全我还是把车在往右贴了些。可当我看着福克斯的反光镜越来越近的时候,潜意识告诉我好像要碰到了。于是我没敢往左边看——没有塑料外壳碰撞的声音,我们以极近的距离擦过了。假如距离真的如我估计的那样,我可能就得马上收拾碎掉的车耳朵,接受福克斯车主的劈头痛骂了。

这便是那辆中古Lvida

转弯

接着是在农民的别墅区(可能不是个很准确的叫法),一个直角弯,外道还都停着车。降档、减速、往外借一点转向半径都是基本操作。车头刚刚探出弯角,我第一个看到的是停在围墙旁车的屁股,第二个冲入视野的是骑电瓶车的老太太——她甚至还在加速阶段。我急刹停了下来,老太太往左斜了下车,刚好从我车头擦过。这是电瓶车在急刹和躲避碰撞时的常见姿势。要是当时的一下没有刹住,我大概现在正在拘留所,考虑下半辈子该如何在监狱度过,而不是心有余悸地码字了。

掉头

等到返程时,同一个弯,这次我提前摁了喇叭,还是冲出来一个骑电瓶车的胖子——当然这次措手不及的是他。然后,在我越过虚双黄线掉头的时候,很不幸,我在双车道第一把没过来,直接将车流拦腰截住。为首的一辆汉兰达,或许出于对萌新的关照,便静静地等着。而在我挂入倒挡准备倒一把时,雷达里突然闪过滴滴两声,不过我速度不快,也并未在意——毕竟现在两条道都给我堵住了。结果我扭头的一瞬间,一辆灰色的爷爷辈A4在对向道飞驰而过——它跨过双黄线逆行以避开我。如果我当时倒得再快些,大概就会把它顶出去了。

好在我还是顺利地完成了掉头,快车道停着的小车都一个个超过我,而汉兰达一直憨憨地跟在后边。之后在一个熟悉的路口右转时,我顶着前面的小白车,后面跟着辆老S60。我扭头去观察非机动车道有没有“突击队”,再扭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沃尔沃不见了,正常直行的宝来已经快撞上我了!忘了看主干道车流了!我被吓得赶紧提速,不过宝来也未生气鸣笛,好心减速避让了我。如果宝来开得再快点,左后方偏置碰撞或者追尾,那是肯定少不了的。

也就是这之后,我每天都要刷一期车祸集锦,以提醒自己要安全驾驶。而在文章即将发布的这一天,约莫上午9点半的样子,好友突然在群里说自己出车祸了。当时的太阳非常刺眼,他正常直行在主路上,与从小路横穿而过的GL8发生了碰撞。好在人并无大碍,只是他那台陪他长大的老天籁,左侧车头几乎损毁了。当时对应道路上并没有减速标志(主路),而GL8来的小路上则是有的——显然肇事者并未留意。事后对方全责,但朋友的老伙计也要在修理厂调养一阵子了。

所以说,不论是在安全还是学习方面,当你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努力,能够让幸运女神眷顾你的时候,千万不要”发飘“。过去与你擦肩而过的危险,在下一秒也许就让你跌下谷里。不管是什么时候,脚踏实地,决心把一件事做好,坚持到最后一秒,才能让你迸发出全部实力。

就像我们说的,”罗马不是一天建成“,完成一件伟大的工作这一过程必然漫长;但是毁灭它,只需要一秒——原子弹在长崎起爆的那一刻。

原子弹起爆

2 thoughts on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但长崎可一天毁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