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了,其实有很多篇有意思的文章正在撰(ge)写(zhi),不过还是要等稍微有一些内容再正式放上来。今天就先po一篇支线读后感上来

关于提问方法的思考,从我接触算法竞赛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在机房里,不管是向同学,还是老师提问,都一定是先要有自己思考的。因为中学生的算法竞赛很强调独立能力,提问更多还是求高手“点拨”自己一下,回去还要继续想。虽然这很多时候表现为一种效率不高的学习方法,但是慢慢坚持下来,对于独立差错和思考的能力是极大提升的。

在我要进入高中的时候,CCF对参赛语言进行了改革,陪伴很多人的Pascal退出了历史舞台,C++开始一家独大。于是初三的时候我读了C++ Primer Plus,硬啃下半本。C++对于初学者来说是更加容易犯错的语言,因此这段阅读也为我避开了写程序时很多的错误。当时身边的同学也有不少是刚刚转语言,作为机房里的C++专家,大家出现问题都会来找我。其实很多初犯问题,在CPP这本书内都已经讲解到了,只是大部分人看的都是前辈选手写的速成教材,不会对语言讲得很细致。其实在身边摆一本厚厚的大白书,有什么问题对着目录翻,聪明的作者基本上都已经替这批菜鸟想到了。

再后来高二的时候退役了,学习重心转移到文化课上来。晚自修的时候常有任课老师或者教研组的答疑。教研组的大面积答疑倒还有些秩序,若是自己班的任课老师来,大概会有一群人拿着本子去,也不做什么,就是围着正答疑的同学,看热闹。还有一些人很是磨叽,一堆小问题(甚至是书上有的)拿去,我都能给TA很快解决,TA却非要占用老师很长时间。从这个时候起我开始对不会问问题、或者拿一些很显而易见的问题来水的人深恶痛绝。当然,相比前者,后者更为可恶,这些人无非是想在老师那边多留下点印象,或者得到班主任的几句赞赏。

大学里,做了个小干部,为集体服务。经常会有在班群或者年级群发通知的场合,但总有一些人不会留意这些特意标记出来的消息,回头还要问我:“诶,这个这个是怎么样的呀?”说实话到了大学耐心就没那么充足了,要么半天不理,要么勤快点我就把通知转发出去。或许以后我也应该改成发 RTFM (Read The F**king Message) 吧。还有C语言课上老师教我们用一个图形库写游戏,过了两个星期快交作业了,有人来问我“这个XX库怎么用?”,RTFM!

以上可能说的都是关于容易获取却被忽略的知识这类情况。要智慧地提问呢,无非是要先思考,以及为回答者换位思考,文章里也说的是这个意思。因为,要知道,不管是教师、同学还是社区专家,他们都不是为你找书的图书管理员,如果需要搜索,请使用Google,否则会显得你很不尊重他们的智慧!

最后关于这两篇文章:

  1. 提问的智慧
  2. 别像弱智一样提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